三岁

没多大本事,就是想写一些自己喜欢的故事
愿你所爱的,都值得被世间去爱

【今天你土了吗|16:00】搞什么传销?当然是要栽树啊!

上一棒:@Ranmo阮衿. 

下一棒:@珊珞【看置顶】(一月份改名弋十) 

主办方:@Solitude联文组 

所选句子:想做一棵树,栽在你手里

导语:“帅哥,有兴趣了解一下我们种植业吗?”



王一博边低头玩手机,边在大街上走着。

他已经很久没在国内待了,这次回来发现变化还真是大,那些熟悉的建筑都变成了高楼大厦,对面街的麻将馆都成了甜品店了。当然,他是不会承认自己迷路了这件事,毕竟这事说出去真的很丢人。

他看着百度地图,内心一片混乱,因为他没看懂。

真是的,城市翻新了,难道地图不知道更新吗?

他就这么随意地走着,妄图从这个陌生的地方找到熟悉的气息,哪怕只有一点点也是好的。结果还没走几步,就被临面的白色大麻袋砸到了。

王一博:“……”

运气要不要这么好,这个东西还能凭空砸人不是?

王一博彻底服气了,没想到在国外运气差就算了,回到国内还是一个样,可能是非洲厄运鲤转世吧。

他揉了揉自己高挺的鼻梁,调整好心态接着逛大街,毕竟有些事都是习惯了的。但是令他没想到的是,另一件奇葩事发生了……

“帅哥,有兴趣了解一下我们种植业吗?”

传销组织?

王一博转过头,对那试图进行传销的人道:“没兴趣,不了解……”

然而当他看到面前的那位传销人的时候,咬了一下舌尖,话锋一转,自然的打开微信扫加好友码界面,道:“但是加个微信还是可以的。”



呜呜呜,完全忘记日子了,国庆会把剩下的补回来的【流泪】



Q:中秋节快乐岁老师!

迟了迟了,中秋快乐啊

Q:岁中秋节快乐!

中秋快乐啊小f!

那个女人曾经说爱我,于是我撒泼打滚的问她可不可以不布置作文,她同意了

结果呢?今天突然从我同学口中得知要写五篇作文,爱说没就没


【一画开天Ⅰ12:30】扒一扒,我们班的白牡丹到底是谁的男人?!

上一棒:@前头发 

下一棒:@西瓜选我我超甜(二贩中) 

主办方:@Solitude孤单不孤独 

导语:说实话,这是我见过的最浪漫的表白现场。两个互相喜欢的人在同一天向对方表白,他们的方式各不相同,但凑在一起,却又十分完美融洽。

有情人终将会终成眷属。



01.

我抱着书包踩着点匆匆跑进教室,一看见同学们的面孔后便自若地走到后排随便找了个空位上坐了下来,然后压抑着自己此刻激动的心情。

看着《高数》上的内容,只觉得它们离我甚远,脑海中依旧被今早撞见的事所占据着。

天呐!太激动了!为什么会有这等好事被我撞见!!

“告诉你一个秘密,我今天早上来上课的时候碰见王一博了!”我的眼睛往前瞄着老师的动向,努力压制情绪和我的朋友小声交流着,“我的天哪,我这是什么绝世好运,简直了!”

朋友一脸鄙夷地看着我,恨铁不成钢道:“我知道你喜欢王一博,但请你克制好情绪好吗?只是恰巧碰见而已。再说了,都是一个班的,不是天天见面么?”

“你先听我说完!”

我瞅见老师没有动静,故作神秘地凑到朋友耳边,压声道:“我碰见王一博在打电话,并且是笑着说等对方来,还说自己不急,把所有时间花在对方身上都行。”

我退回了身子,八卦道:“你说,王一博不会是谈恋爱了吧?”

朋友无语道:“你好八卦。”

“切,”我不屑地白了她一眼,颇为自信道,“我这叫……”

“后面那位讲话的同学,站起来。”

我四处张望了一下,发现所有人都在看着我,而我那好朋友已经捂住脸低下了头。有些不好意思的站起来,面对着老师的目光,我有些心虚地缩了缩脖子。

老师微笑着看着我,很是好脾气地威胁道:“这道题你来答一下。”

我看着黑板上的题,懊悔着自己就不该开个小差。


  

02.

“你说,王一博怎么还没来啊?”

我无聊地玩拿着手机和发小聊着天,时不时往四周瞅瞅听课的同学,心里想着发小到底行不行这件事。

朋友看了眼讲课的老师,然后抄起书敲了我一脑袋,咬牙道:“你跟别的男人聊着天还问自己喜欢的人来不来,脸呢?”

我抿了抿嘴,看了眼聊天界面,心想着自己为了发小付出的可真是太多。万万没想到,自从我主动出击要了王一博的联系方式后,全班人都以为我喜欢上了王一博,甚至这件事还传到了我们整个应用物理系,就连系里的老师见到我也会跟我友好地交流了一番,并打趣我。

早知道就不跟老师们混熟了。想哭。

肖战你要是没追到王一博,我真的要宰了你这个臭小子,简直坏我名声!

于是,在等待肖战消息的途中,我推波助澜地在学校贴吧内发了一帖子,公开了我早上看到的事情,以助于我的发小能够成功,而我将深藏功与名。

天哪!这世上怎么会有我这么好的一个发小?!肖战,到时候你追到了一定要感谢我,姐姐我为了你的爱情付出了太多太多,这件事你必须要报答我!


  

03.

4L

真的假的?王一博竟然真的这么温柔?我的酷盖呢?


5L

ls做什么白日梦呢?那哪里是你的酷盖,明明是我的好不好!


6L

做梦的年年有,今年特别多


7L

其实我很好奇电话里的人是谁,以往也没见得王一博和哪个女生走的很近啊


8L

不是都说跟王一博同系的那个女生跟他走的挺近的么?那个女的叫什么来着?


9L

好家伙,一上来就看到了点名我们班长,赶紧转给她


10L

话说班长喜欢王一博的事都传到人尽皆知了?我一直以为只有我们系知道呢


11L

王一博不会真的跟她在一起了吧?


12L 楼主

筒子们别瞎猜了。我今天去上课的时候都看到了我们班长,不可能是她


13L

那不是她会是谁?难不成王一博找的是校外的?


14L

你们说有没有另一种可能,比方说王一博的对象其实是个男人


15L

ls你的想法很危险啊,还男人呢


16L

其实我觉得14L的兄弟说的挺有道理的,王一博是真的不近女色,反而跟男人走得近


17L

是啊,尤其是英语系的肖战,每次我看到他们走到一块就觉得好养眼,太配了!


18L

我说你们这些女人怎么脑子里尽想这些东西,人好兄弟之间走得近怎么了?不是很正常么?我跟我兄弟也玩得很好,走得很近啊。他们怎么可能是一对的,别瞎想了


19L

嘿,ls你就是封建思想,当今社会可是允许了同性恋婚姻的,两个帅哥走这么近不是谈恋爱那是干什么?你以为帅哥都这么悠闲么?


…………


139L 楼主

好了,别吵了。其实我也觉得王一博跟肖战的关系不简单,而且我听说啊,其实他们都暗搓搓的喜欢着对方的


140L

!!!


141L

lz不会是知道点什么吧?!


142L

什么?我磕的cp竟然是真的吗?!


143L

哈哈哈哈哈哈!我一直以为只有我磕他们两个,原来还有同党


144L

lz快出来啊!这等得我简直是度秒如年啊!!


145L 楼主

来了来了,刚刚在打字

是这样的,我有一个玩得好的朋友,她跟肖战和王一博都认识嘛。据她说,王一博快过生日的时候,肖战曾找过她,问她王一博喜欢什么,说自己想送他一个特别的生日礼物


146L

!!!然后呢然后呢?!


147L

求后续啊lz!!


148L

求啊!卡在这真的很难受啊!!


149L

楼啊,求求了,快说啊!


150L 楼主

后面的内容不能说,这是私人事情


151L

送自己好兄弟礼物不是很正常么?


152L

ls你懂什么,爱情这种东西就是给特别的,你就是我的特殊


153L

ls你好土味


154L

爱情啊!


155L

肖战学长加油追啊!双向暗恋怎么说追到也是轻而易举的吧!

 

 

04.

“你想好怎么表白了么?”

我看着那坐在座位上冥思苦想的人,感叹着喜欢上一个人真是让人瞻前顾后,总是想这想那,生怕哪里不完美。

“还没。”肖战头疼地抓着自己的头发,有些担忧道,“你说王一博真的会答应我么?”

我抿了抿嘴,回想着之前肖战跟我说的那些事,觉得王一博对他应该是有感情的。虽然我跟王一博也不是很熟吧,但是女人的第六感总是没错的。于是我拍了拍肖战的肩,道:“相信我,王一博绝对对你有感情。你看看我为了你的爱情牺牲了多少,名声都毁了,你要是没有追到他,我就宰了你。”

“……我觉得你鼓励人的方式真的很欠打。”

“彼此彼此。肖战我告诉你,你要是真的追不到,我就坐实了我喜欢王一博这个谣言,到时候追到了天天在你面前秀。”

肖战甩开了我的手,起身慎重道:“必须追到手。”


我玩着手机,打算把肖战要跟王一博告白的消息透露在帖子里,却被一道突如其来的声音吓到了。

“岁姐。”

我惊慌的关掉手机,见是王一博,立马掩去那慌乱的模样,装作什么事都没有发生的问道:“怎么了?”

王一博沉默了,而后像是慎重思考了一番,对我说:“你跟肖战是不是认识?”

???

好家伙,感觉自己的老底被揭露了些!

“是啊。”我强笑着,道,“我跟他认识很久了,从小玩到大。”

“那你……”

“嗯?那我怎么了?”

“你知道肖战喜欢什么吗?”

我感觉……我知道了一些不得了的东西。

“你问这个做什么?”我不怀好意的笑着,问道,“你是要……”

王一博吸了一口气,颇为慎重道:“我打算向他表白。”

双向奔赴了是吧?是不是?!

“那你觉得肖战喜欢你么?”我问。

“喜欢吧。”

“既然这样,那你就用着你自己的方式向他表白,只要你们互相喜欢,无论是怎样的告白,他都会答应你的。”

 

 

05.

391L 楼主

很好,刚刚得到了最新的内幕消息


392L

什么消息?是肖战和王一博要结婚了么?!


393L

是要办婚礼了么?!


394L

是有小孩了么?!


395L

是要给孩子办满月酒了么?!


396L

我的天,你们怎么想的这么远


397L

不是我们想的远,是我们觉得他们不在一起,还能谁在一起?他们不是真的,还能谁是真的?!


398L

就是啊!我磕的cp必须是真的!


399L

之前不是说王一博在的那个班的班长喜欢他,并主动要了联系方式么?但是我听说,那个班长跟肖战学长似乎是从小就认识,而且关系特别好,所以我觉得,班长应该是在替肖战要联系方式


400L

?!什么?这是真的么?!


401L

原来班长不喜欢王一博么?!


402L

原来班长是月老这种身份,负责撮合的么?!


403L 楼主

肖战和王一博打算向对方表白了!


404L

真的假的?!要表白了?


405L

我的天哪,这是什么天大喜事?!再也不用暗搓搓的磕cp了!!


406L

妈妈,我搞到真的了!


407L

lz没骗人吧?没有骗人吧?


408L 楼主

我拿我这一个月的奶茶担保,绝对是真的


409L

呜呜呜,求求了,一定要在一起啊!


410L

我一定要看到现场表白!!!

 

 

06.

我看着异常紧张的肖战,觉得这人很不争气。不就是表个白么?至于紧张到问了我十遍发型乱了吗?!大哥,我求求求你了,别问了!

“你都问了我八百遍了,真的没有乱啊大哥!”我忍住要揍人的冲动,强行扬起一抹笑容道,“你今天很帅,特别帅。听姐的,勇敢的去表白吧,从此我解放,你也抱得美人归。”

肖战握紧拳头,点了点头,坚定道:“好。我去了。”

看着肖战同手同脚走的时候,我默默地扶额,心想这人真是过分得紧张,看来只能靠王一博了,不然我这一个月的奶茶就都没了。

 

 

07.

537L

卧槽卧槽!


538L

ls的朋友怎么了,怎么能说国粹呢?


539L

我是537L,我看到王一博拿着一把吉他和一束玫瑰去学校广场了!


540L

他是不是去表白了?是不是?!


541L

!!!


542L

我看到肖战学长了!他和自己的一帮同学去了广场,而且还拿着唱歌的设备啊!


543L

双方同时告白吗?!天哪,这是什么绝世场面!


544L 楼主

大家冷静点,我现在正在学校广场,准备看热闹


545L

lz!求求表白现场视频!!


546L

我也是


547L

为什么我要请假回家啊?为什么我要错过这些?!


548L

lz求转发啊!不然真的要难过死了!!


549L

大家伙再见,我去看现场直播了


550L 楼主

等我看完现场直播后,记不记得要给你们录像吧,待会见


551L

?!lz你怎么可以这样!


552L

哭死我了

 

 

08.

肖战有些紧张地拿着话筒,他看了看围观的人群,小声地对我道:“王一博真的会来吗?就算他来了,他真的会答应我吗?”

祖宗!我求求你了,别问了!!

虽然我知道人在面对喜欢的人的时候会极为不自信,但肖战这也太不自信了吧,你可是一个自信男孩啊!

“肖战你就放一百二十万个心吧,人王一博真的会来。”要不是在大庭广众之下,我真的很想给肖战一拳,“信我吧,我的直觉一向很准,他绝对会答应你。”

“肖战。”

我一转头,好家伙,王一博竟然真的拿着吉他和玫瑰花来了。

他将玫瑰花塞进肖战的怀中,然后低垂眼帘弹奏着《告白气球》。肖战愣了一下,但他很快回过神,他一手拿着玫瑰花,一手拿着话筒唱起了歌。

说实话,这真是我见过的最浪漫的表白现场。两个互相喜欢的人在同一天向对方表白,他们的方式各不相同,但凑合在一起,却又十分完美融洽。

有情人终将会终成眷属。

  


🌻番外🌻

我站在走廊上和肖战聊着天,忽然,王一博从我们身边走过,待他进去教室的那一刻,一向沉稳的肖战抓住我的肩,问道:“他是谁?”

“他啊,我们系里的大帅哥,王一博。”我说。

“五分钟之内,我要他的全部信息。”

“……”

虽然这话真的很那什么,但是作为发小,我一眼就看出来肖战动心了,所以我将会义不容辞地帮助他。

“行,姐帮你,但是要一年的奶茶作为报酬。”

“成交!”



End.




就这,10度电罢了,半个小时还是能撑到我回家的

祝一博25岁生日快乐啊!

星光璀璨,未来可期

【比目连枝|8:00】尘网

下一棒:@の卿词 

主办方:@Fearless战山羡忘 

抽中主题:小妈年下

abo设定

身娇体弱Alpha羡❌超A轻挑Omega湛



01.

长廊的靠窗处站着一位身着西装的青年,稍长的刘海遮住了他的眼睛,柔和的光打在了身上,让着高挑的身影显得模糊不清,却又有着别样的美感。

魏无羡的呼吸一滞,他见过的美人只多不少,却是第一次被一个身影所吸引。

美人察觉到了目光,他瞥眼看向了呆滞的魏无羡,走上前去见他还没反应,便有些轻佻地用手捏住了眼前人的下吧。琉璃色的双眸充满了笑意,开口道:“魏婴?”

清冷的声音让魏无羡回了神,他转过头,包含着歉意道:“抱歉,母亲。”

蓝忘机满意地松开了手,他绕过魏无羡下了楼,却也不忘警告这个失礼的孩子。

“下次别再让我发现你用这种目光看着我。”



蓝忘机是个Omega,而且还是个漂亮的Omega,但并没有人因为他的第二性别就此轻看他。或许有,但那种人早就不存在了。

在他还是个十几岁的少年时,便和父母分了家,说是不满家里的安排,非要一个人在外打拼。瞧瞧,多么叛逆的孩子,简直不像蓝家这种有着书香气息的孩子,许多人对他的行为都表示不屑。

他就一个人干着,没有任何资金帮助,但上天的眷顾却让人嫉妒到发狂。他开了家公司,成了Z国数一数二的集团董事长,没有人再敢轻看他,就连他的父母都要看他脸色行事。

蓝忘机就像枝玉兰,完美白洁,让人心生爱意,却又像朵玫瑰,令人心生遐想,不敢拥入怀中。



02.

魏无羡看着倚靠在懒人椅上的蓝忘机,只见他突然把手中的合同撕得粉碎。他站起身冲进魏父的书房,面色不善地看着这个惊慌失措的男人,冷声道:“如果你只是拿这种破合同来敷衍我,那别说合作了,我看就连这段婚姻都没有继续下去的意思。”

“忘机,我这不是……”

“魏总,你我也不是第一次合作了,我是什么样的人你应该很清楚。”蓝忘机打断了魏父的话,他向来看重利益,多年来的摸爬打滚让他明白只有坐在高位才不会有人欺负你,“要么改合同,要么离婚,你选一个。”

他从来不留人情面,这种东西都是不该存在的。

魏父当然不会同意与蓝忘机离婚。这个男人虽不是特别好相处,也不是很好的结婚对象,但他为自己所带来的利益是少不了的。要知道,因为这一个蓝忘机,多少人对他低眉垂首,讨好自己乞求合作。

他就把蓝忘机当做财神一样供奉着,哪怕这个男人的胃口很大,他也努力满足蓝忘机所需的一切。

当蓝忘机对新合同满意离开书房后,对正坐在沙发上的魏无羡一笑,说了句令人摸不着头脑的话:“希望你以后不要让我失望。”



03.

魏无羡的父亲过世了。

蓝忘机身着黑色西装看着冰冷的石碑,只是一脸冷漠地将手中的小雏菊放在碑前。他对这个沉眠于地底的人没有丝毫感情,花也是自己的助理挑选的,走个过程、装装样子便也算完成了任务。

他瞥眼看着周围的人,在场的所有人都哭得悲痛不已,见此不禁觉得可笑,这群人可真是装模作样假的可以。

“终于……”

蓝忘机听到这声后,便看向了站在自己身侧的魏无羡。这个男人的眼中没有悲痛,跟他一样是冷漠的。说来也是,魏父向来不喜欢这个儿子,虽然是第二性别是个Alpha,但其实力却连Omega都不如,自然看不上。

魏无羡只是看着那矮矮的石碑,他的心中没有亲人逝去的痛,这对他来说无比多余。



04.

蓝忘机拿着酒杯与周围的人碰杯,却没有一点要喝了杯中红酒的意思。他看着周围人一副讨好的模样,并没有多大的兴趣听他们谈关于生意上的事。

“蓝总,你看看我这生意……”

一个女Alpha挽上蓝忘机的手臂,她将下巴搁在男人的肩上,凑到Omega的耳边说着些暧昧的话:“只要你答应,我什么都可以给你。”

蓝忘机只是推开了这个Alpha,他不喜欢不认识的人随便碰他,甚至接过了秘书递来的手帕,将碰过那个女Alpha的手擦了个干净。

他淡然地晃着手中的酒杯,不经意间看到了他名义上的继子被一个Alpha纠缠着。

体弱的Alpha可真是麻烦,被人纠缠也无法反抗。

蓝忘机拿着酒杯走近魏无羡,他将人拉在了自己的身后,目光落在了一身高定西装的Alpha身上,不免啧了一声。

这是他见过的最劣质的Alpha了,也不知道是怎么混进酒会的。

“妈的!你有病吧!!”

男人的西装被蓝忘机泼上了红酒,挑染的头发也带着红酒的香味。他面色不善的看着蓝忘机,伸出手就要给这个Omega一点教训,让他知道什么是第二性别的排行尊卑。

蓝忘机一把抓住男人的手腕,狠狠地一扭,在男人惨叫的同时,抬手就是一记耳光。他手中的酒杯扔在了地上,道:“不该碰的人你别碰,不该想的人你别想。

“知道吗?”


蓝忘机带着魏无羡回到家中后,便将自己关在了房间内。魏无羡看着紧闭的房门,想要为今天的事而感谢自己名义上的继母,却又不敢敲门。

他站在门口,想了许久,正决定敲门时,突然闻到了一股柠檬薄荷香,这是属于Omega的味道。

魏无羡愣住了,Alpha的本能反应让他想要标记屋内的Omega,还未反应过来时,他就被屋中的男人拉进了房间。

“母亲……”

蓝忘机紧握着魏无羡的手腕,他的呼吸很不平稳,Omega的本能让他想要靠近这个弱小的Alpha。他凑近了几分,吻住了自己的继子。



05.

魏无羡回想着之前发生的事,他看着坐在沙发上看资料的Omega,想着要是没有那天的意外,这个男人也不会臣服于自己。这个Omega过于强大,没有人敢对他生有妄想,只是小心翼翼的依附着。

蓝忘机察觉到魏无羡的目光,他侧过头看向那个Alpha,勾了勾手指示意他过来。在魏无羡靠近自己的时候,他抬头吻了上去,甚至坏心思的舔了一下。

“那天我故意的。”



End.

潦草写完,果然最后一天补真的写不出什么玩意

羡忘越写越困难,感觉好窒息,下次羡忘联文会争取写好一些的



【羡忘】好久不见

转世梗,现代

ooc预警



我时常做一个梦,那双琉璃色的双眸中满是爱意。



在当今社会,很多家长都会拿自己的孩子跟别人家的孩子比较。他们会去比才能,会去比谁家的孩子更听话……其中最多的,是学习成绩。

这些都是常态,是再正常不过的事,可就是会有孩子讨厌这种事,魏无羡就是其中一个。他认为自己就是自己,跟别人不一样,不需要比较。

魏无羡端着几杯水,给正坐在沙发上陪她母亲唠嗑的几个姨母婶婶递过去,喊了她们之后,便准备出门去玩。正要走之时,他的一个姨母突然道:“无羡啊,你今年都十六了,这学习可要抓紧点啊。你瞅瞅你那表哥,就是因为没认真,才勉强考上了一本。你千万不要跟你表哥学啊。”

魏无羡笑了笑,没有说话。他从来不想理会这些长辈,因为他们总是在这种“提醒”中炫耀自己的孩子。这令他十分反感,他觉得这种人很恶心。

“大学无羡还考不上吗?关键是要考研、考博士啊。现在大学生遍地都是,一抓就是一打。”婶婶叹了口气,道,“我家那死小子就刚好考了博士,要是没考是,人家公司都不要他了!”

魏母陪笑道:“我们家无羡是不能跟你们家孩子比的,毕竟是学体育,比不了。”

“妈,我出去了。”魏无羡实在是受不了这种场面,直想要离开这里,“晚饭我在外面吃,别给我留饭菜啊。”

“诶,无……”魏母正打算叫住魏无羡,可关门声却让他止住了这个想法,她尴尬的笑了笑,道,“这孩子就这样,见笑了啊。”

“没事没事。现在的孩子都是这个样子的嘛,不见怪不见怪。”

“就是,小年轻都这样!”



已是入秋的午后有着几分暖意,但吹起的风却让人不禁裹紧了穿在身上的外套。这样的天气不只是好,还是坏,无法辨别冷暖。

魏无羡喜欢这样的天气,他觉得温度刚刚好,而且也十分符合他本人的性格。或许听起来有些可笑,但对他本人来说这就是事实。

街上总有几处特别的地方。比如在一条长街上,会有一家咖啡店将桌椅摆放在人行道上。白色的桌椅立在有些破旧的过道上,那是时间的洗礼,证明着这条长街的存在有着多久。

那家咖啡店是中世纪的西欧建筑风格,在两边的新世界建筑中显得突出。这样的一家咖啡店应该会很吸引年轻人的目光,因为他们喜欢去与众不同的地方,可这样的咖啡店的客人却十分稀少,或者说这里只有一位客人。

那是一位男顾客,男人穿得简练,金丝框眼镜搭在鼻梁上,低垂的双眸十分平静,琉璃色的眸子里没有一点波澜。放在男人面前的咖啡早已冷却,旁边还有一块已经吃掉了一半的巧克力慕斯蛋糕。

魏无羡一直盯着那个男人,他觉得这个人好眼熟,似乎遇见过无数次,尤其是那双琉璃色的眼睛,那是他梦过的。而那男人似是察觉到了魏无羡的目光,他转过头,抬眼看向魏无羡,原本平静的双眸有了几分波澜,似秋水的款款温柔化开了一片涟漪。

好美。

魏无羡本是不打算用这种没有文化程度,且听起来十分肤浅的词来形容眼前的这个男人,但他真的找不到什么好的词来形容了。都说血与月乃是天地见最美的存在,那这个男人的样貌大概就是第三种绝色了。

“魏婴?”

似被春水融化的冰川,清冷之中低着丝暖意,一颗躁动不安的心也随着声音的落下而平静。

魏无羡看着男人,一时间脑子里十分混乱,他不知道这个男人为什么会认识自己。

男人似是早就料到魏无羡会是这种反应,但眼中还是闪过了一丝痛楚:“你好,我叫蓝忘机。

“好久不见。”



End.



明星大侦探·玫瑰娃娃(八)

火灾?

说实话,蓝忘机这句话的可信度并不高,谁知道他说的到底是不是真话,并且没有一点隐瞒。

蓝思追又问道:“确定是你弟弟?”

蓝忘机抬眸看了蓝思追一眼,道:“本就大部分人都在怀疑我,我为什么要说谎?”

确实。现在大部分人都在怀疑蓝忘机,若是他隐瞒或者说谎,那他的嫌疑将会大大加深,甚至可以直接坐实他就是凶手,这对他来说一点好处也没有,完全没有撒谎和隐瞒的必要,反倒是说实话会减轻他的嫌疑。

魏无羡站起身来,一把将坐在沙发上的蓝忘机拉了起来,将人搂在怀里,附在耳边小声道:“真没说谎?老婆大人,现在你的嫌疑可是最大的耶。”

“放开。”蓝忘机的耳垂泛红,见挣扎不来,只好回答道,“真没。魏婴,快放来,录节目呢。”

魏无羡不想放,他撒娇道:“再让我抱会儿,或者阿湛亲亲,亲亲我就放开。”

蓝忘机最受不了魏无羡撒娇了,快速亲了一下他的嘴便红着脸要魏无羡放手。魏无羡见占了便宜,笑嘻嘻地松开了蓝忘机,完全没个正经,而其他人则是面无表情的看着他们,然后一副没脸看的表情。

“撒狗粮可耻啊!”罗青羊扯着嗓子,开玩笑地喊道,“我强烈要求导演组下期节目的时候要么就别他俩,要么只叫他们当中的一个,太可耻了这!”

江澄补充道:“或者把我们也成双成对地邀,光邀这对怎么能行?”

蓝思追道:“狗粮可耻。”

“拒绝狗粮。”江厌离也开起了玩笑。

(字幕:受到极大排挤的魏探长和湛公爵)

“对了,”罗青羊开过玩笑后突然想起了一件事,“你们都去过甄的房间没?”

江澄道:“去了,但甄的房间一直打不开,好像被反锁了。”

(字幕:究竟是谁把甄的房间反锁了起来?)

魏无羡沉思了一会儿,而后决定道:“我们去甄的房间看看吧。”

众人一致同意魏无羡的话,全部往二楼赶去。他们站在甄的房间门前,魏无羡率先尝试打开,却发现门被锁死,看来江澄说得是实话。

“要不我们把门砸开?”蓝思追提议。

蓝忘机斟酌了会儿,而后上前开始撞门,其他男士见后也纷纷效仿。过了一会儿,门被撞开,男士们往前跌了几步,他们站好脚跟,摸索的打开了灯,在看清屋内的一切后,不禁倒吸了口气。

整个屋内满是血洒过的痕迹,暖黄色的灯照着暗红的血看起来骇人得紧,看起来就像是个凶杀现场。

江厌离抬手捂住了嘴,感叹道:“这里简直就是罪恶台。”

罪恶台?是了,歌词中提到过这三个字,只是不知道会不会是这里。

众人抿着嘴开始在房间内搜集证据。说句实话,在这样的环境下翻找真的很不适应,甚至有着淡淡的恶心感,让人直想逃离这里。

“这……我就知道是他干的!”

罗青羊拿着刚翻出来的本子,她看着上面的文字,眼中满是怨恨,像是恨不得要甄厨师活过来,自己好杀了他,或者鞭尸。

听到这话的人都围到罗青羊的身边,一边看着本子上的内容,一边思考着。他们没有对罗青羊刚才说的话有任何表示,或许他们猜测到了什么,又或许早已给她定下了罪。没有任何人是可信的,他们都有着嫌疑。